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回到首頁 | 協會郵箱登錄
欄目導航
行業動態
您所在位置:行業要聞 
本文已被閱讀:[4493]

銀行“調表”時代: 如何壓同業、控非標、放貸款

一位資深業內人士分析認為,監管意在抑制同業空轉,壓降非信貸資產規模,倒逼資金流入表內信貸。
“資產負債管理是銀行經營的靈魂。
這是浙商銀行原行長劉曉春去年6月的一句論斷。而這一年,業內正在討論的一種觀點是,從央行到商業銀行,都正在“調表”。
在監管壓力,疊加利率市場化進程中,商業銀行正在加大調整資產負債表的力度,甚至“重構”。
股份制銀行已經基本完成調表,貸款增速和占比反超投資類資產。但是,城商行仍面臨調表壓力,多家城商行投資類資產占比超過貸款資產占比。其中,鄭州銀行投資類資產占比51.83%。
貸款猛增
近幾年來,在同業整頓、資管新規等一系列監管下,銀行資產從“表外”回流“表內”,從“非標”“同業”等非信貸類資產回流信貸類資產。
一個背景是,銀行的資產中,主要的有三類,一是信貸類資產,即銀行的公司貸款、個人貸款、信用卡等;二是投資類資產,包括債券,信托收益權、資管產品等非標;三是同業資產,包括存放同業、拆出資金、買入返售三個傳統同業資產科目和應收款項類投資。
從數據看,貸款資產迅速增長,根據國盛證券統計,截至6月末,上市銀行170萬億總資產中,貸款規模占比54.6%,較3月末增長2.3%,快于總資產增速。
同業資產繼續壓降,同業資產占總資產的比重約5.6%;在同業業務加強監管和同業資金市場有所波動的情況下,同業規模較3月壓降約3%。
另外,投資類資產占總資產的28.6%,其中,非標資產繼續收縮,規模約6.6萬億,較2018年末壓縮2500億元。不過,債券等標準資產穩步增長,債權類資產的占比達到了23%。
這其中,國有大行的資產負債表中,信貸類資產一直占大頭,且這一趨勢不斷加強。截至2019年6月末,五大國有銀行的信貸類資產占比全部超過50%,最高的建行發放信貸14.09萬億元,占總資產的57.77%。
業內人士指出,大行在資產端配置上著手頗早。以LPR為例,有大行人士透露,該行上半年新增貸款里面大概有48%左右是用LPR來完成定價的,其他沒有用LPR定價的是個人按揭貸款。
華泰證券駐香港首席金融分析師陳姝瑾表示,銀行調整資產端配置的動力來自三方面,一是,落實監管支持實體經濟的要求,增加信貸投放;二是,在央行降準等措施下,貸款利率高于債券投資和同業市場利率,放貸有望獲得更高的收益;三是,包商銀行被接管后,同業剛兌逐漸打破,不再全無風險。
不同調表策略
調表力度較大的,是包括股份制銀行、城商行在內的中小銀行。
股份制銀行中,興業銀行(601166,股吧)調表力度最大,該行此前同業、投資類資產占比較高。經過調表,該行貸款比重從2016年的不到1/3,迅速增加到今年6月末的超45%。僅2019年上半年,興業銀行貸款比重45.22%,較上年末增加2.93個百分點,投資類資產比重40.53%,較上年末下降2.56個百分點。
該行高管在分析師業績會上表示,在資產規模不“縮表”的同時,存貸款增速實現“雙11%”,快于資產規模4%的增速。在調表方面,興業實現“兩個3000”和“兩個3萬”,前者是指存款增量3600億,貸款增量3100億;后者是指法定利率存款規模超過3萬億,貸款規模超過3萬億。
興業銀行是如何調表的?答案是壓縮非標和同業。
21世紀經濟報道今年4月獨家報道,興業銀行高管稱,“市場上很多人對興業銀行資產負債表的重構都表示懷疑,”2017年以來,對于監管“三三四十”、市場利率大幅調升的宏觀環境下,興業壓力很大,為此提出主動降低資產增速。“當時有幾家股份行通過縮表方式來應對,但興業得出一個結論:在不縮表的情況下重構資產負債表。”
他表示,自2017-2018年,興業實現了三個變化,一是“兩個9000”,興業表內貸款新增9000億元,同業非標投資壓縮9000億元。其中個人貸款突破1萬億;二是“兩個6000”,客戶存款新增6000億元,標準化債券投資新增6000億元;三是“兩個9.5%”,貸款占比提升9.5%,同業負債占比下降了9.5%,按照監管口徑去年底已經不到25%。
其他股份制銀行中,民生、浦發、光大的調表力度也較大。根據Wind統計,自2016年至2019年6月末,光大的信貸類資產占比提高了10個百分點,至54.46%;僅今年上半年,光大投資證券及其他金融資產投資證券及其他金融資產在資產總額中占比28.76%,比上年末下降1.45個百分點。同期,民生、浦發的信貸類資產占比提高了超過8個百分點。
但是,民生、浦發調表在今年上半年出現反復。民生發放貸款和墊款凈額從2017年末的46.25%,上升至2018年末的50.18%后,又略微下降至今年6月末的49.36%;該行交易和銀行賬簿投資凈額上半年上升1.5個百分點。
此外,2019年上半年,興業、華夏的同業資產逆勢增長,按照傳統口徑計算增幅近1000億元,分別增長999.63億元、954.98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股份制銀行調表往往與“大零售”轉型互相配合,通過零售端發力替代同業。
例如,浦發銀行(600000,股吧)上半年零售存款突破8000億元大關,但平均成本率相較上年同期有小幅提高。該行行長劉信義指出,雖然零售成本提高,但零售存款的增長替換了更高成本的負債,同業負債下降了3%,相當于是增加了規模,又降低了總成本。
城商行調表壓力
值得關注的,是城商行調表壓力。
此前,部分城商行的資產負債表中,投資類資產占比較大,甚至超過貸款規模,此類城商行通過理財、同業等業務獲取高息差,并將資產規模迅速做大。
不過,各家城商行同業資產占比普遍較低,均為個位數,但投資類資產占比均較高。
根據國盛證券統計,南京銀行(601009,股吧)、寧波銀行(002142,股吧)、貴陽銀行(601997,股吧)、杭州銀行成都銀行、鄭州銀行、長沙銀行(601577,股吧)的投資類資產占比均超過貸款資產占比。其中,鄭州銀行投資類資產占比51.83%,遠超貸款占比35.75%。
鄭州銀行的投資類資產中,主要是非標資產。該行2493.40億證券投資及權益工具投資,較上年末增長5.58%。其中,信托計劃項下投資產品、證券公司管理的投資產品占比分別為37.09%、22.74%,其他債權融資計劃、再保理、其他投資等占比10.90%。
此外,長沙銀行、貴陽銀行、寧波銀行、南京銀行的投資類資產占比也分別為49.4%、49.1%、46.8%、46.0%。而從貸款占比看,僅北京銀行(601169,股吧)、西安銀行(600928,股吧)貸款占比超過50%。
城商行的貸款增速已經開始反超金融資產。2019年上半年,貴陽銀行貸款和墊款本金總額1937.33億元,較年初增長13.76%;該行金融資產2690.75億元,較上年末增長4.30%。
同期,寧波銀行貸款和墊款總額4704.58億元,比年初增長9.64%;證券投資5646.10億元,較上年末增長3.53%。
城商行的同業業務正在受到監管。9月2日,銀保監會相關部門負責人表示,目前,對城商行同業業務監管,執行現行商業銀行統一監管規定。對有關指標進行日常監測,屬于非現場監管常規工作。
此前8月29日,21世紀經濟報道獨家報道,部分城商行同業業務的資產負債規模和占比過高,監管意在監測同業規模,并逐步壓降。
具體為,部分地區銀保監局對不同監管評級的銀行做出限制,要求本行全部同業資產與一級資本凈額之比的比例按不同評級分別不能超過300%、400%、500%;與之對應,全部同業負債與一級資本凈額的比值分別不能超過200%、300%、400%。
一位資深業內人士分析認為,監管意在抑制同業空轉,壓降非信貸資產規模,倒逼資金流入表內信貸。當前無風險利率中樞已經處于低位,監管意在解決部分銀行的信貸資產與非信貸點差較大這一結構性問題。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11-2019 包頭銀行業協會
聚宝盆在线客服 足球直播360 007球探足球即时比分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app 大众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总进球 安徽11选5一定牛推荐号 挂机能赚钱的游戏 骗 大赢家即时比分大大 一点号能赚钱吗 麻将 幸运5星彩app 安徽十一选五 北京pk10四码人工计划 黑龙江22选5基本走势 福建36选7 福彩3d开奖结果走势图